老太遭美容院诱导消费三十万,真正可靠的美容产品在哪?

2019-04-19
年已六旬,1个月时间、12次信用卡及现金消费记录,共计31.1万元,这些数字串起了宋女士与大连贵夫人美容院之间的纠葛。在家人获悉情况后,对美容院如此高昂的收费以及涉嫌恶意诱导消费产生了质疑,遂走上了维权之路。然而从4月9日开始,维权之路让家人身心俱疲。目前昆明街市场监督管理所已对涉事美容产品立案调查。
采访中,小吕提供了一份4月5日宋女士与美容院院长及美容师的对话录音,里面有美容院一方这样的说法:
1.阿姨,别说那些事了,以后免费的小便宜别占就是了。
2.阿姨,你现在就像小猪佩奇一样掉在了泥坑里,我们在拉你,你自己是不是也得努力。
3.阿姨,咱公司每年都有旅游,豪华游轮,住五、六、七星级酒店,这都需要额外花钱的,到时候我们想办法免费安排你去,啥都有了(意思是找补回来)。
4.阿姨,要不你跟我们干吧,入股,把这些钱再挣回来。
事件回放
贵夫人美容院的促销电话,改变了六旬老人的生活
宋女士年已六旬,从外地来连,平常日子主要是帮儿子儿媳照带孩子,但是2019年3月初,一个来自大连贵夫人美容院的促销电话,打破了原有的生活规律甚至影响到其接下来的生活质量。
这个电话是邀请她前去体验身体调理的,宋女士身体不太好,她本身是有这方面需求的,因此3月4日当天,她从高新园区儿子家出发,跨越沙河口区、西岗区,来到位于中山区友好广场附近的贵夫人美容院。
宋女士的信用卡交易明细显示,当天她就在贵夫人美容院消费了10000元,这些钱包括48次身体调理。尽管后来家人对她在一家距家1个多小时车程的美容院办理会员卡感到不解,但是与后面的消费比起来,这笔消费还算得上宋女士自愿的。
一次原本免费的美容陷入高昂的后期护理
宋女士说,因为第一笔消费,美容院方面表示可以免费赠送她一次面部美容,于是才有了后面的事情。
3月11日,宋女士来到贵夫人美容院,按照她的说法,在做美容护理之前,工作人员并未说明具体什么美容项目以及影响。而当结束后,她发现自己满脸血印子。“美容师说必须做后续美容护理,否则面部会出现红肿、增生、溃烂等情况,还拿出手机让我看溃烂的照片。”于是当天她又在店里用信用卡分两次消费了2万元。“当然不情愿了,但当时一是担心美容院给脸上注射了不明东西,如果不护理会溃烂,她们给看的照片太吓人了,另外就是想赶紧好起来,不让家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宋女士说这是她当时的想法。
接下来的三天,按照美容院“不间断护理效果会更好”的嘱咐,宋女士每天都去贵夫人美容院。银行交易明细显示她又分别在贵夫人美容院用信用卡支付了3万、4万、2万元,而这还不包括其他现金消费。对于这些消费行为,宋女士表示“美容师告诉我已用的产品已经无法分解打入脸部皮肤的营养液,需要用升级产品,从1号升级到2号,再升级到加强型产品”。
一个月内在贵夫人美容院消费31.1万元,然而这还没有结束,此后宋女士又去过5次贵夫人美容院,分别用信用卡消费2.6万、1.5万、3万、2万、2万。
记者从宋女士的银行信用卡交易明细中看到,在3月4日—4月2日之间,共计23.1万元的消费都流向了贵夫人美容院,除此之外宋女士手中还有一个8万元的现金消费收据。也就是说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宋女士在贵夫人美容院共计消费31.1万元。

4月9日,承受不住心理压力的宋女士终于将此事告知了儿媳妇小吕,家人当时非常震惊。在追问中家人发现,除了一张并没有加盖公章的8万元收据,这么多消费竟没有合同、没有协议,也没有一张发票;而交款后拿到的美容产品,瓶身上连生产厂家和生产日期都没有。家人对贵夫人美容院如此高昂的收费和涉嫌恶意诱导消费产生了质疑,遂开始维权。
家人维权,两次会面协商均无果,每一次沟通都身心俱疲
4月9日,小吕首先向贵夫人美容院所在的辖区派出所报案,但警方表示宋女士是具备独立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当天并未受理。“次日,在我的坚持下,派出所给做了笔录。”小吕说。
此后,小吕向昆明街市场监督管理所投诉,她的诉求是,作为消费者,有知情权,美容院需出具详细的美容项目收费标准和美容产品价格表,以及消费明细和记录;针对美容院的涉嫌诱导消费,需对尚未消费的内容给予退款,对于已经消费的内容,美容院方面扣除合理的成本,退还剩余部分。
在昆明街市场监督管理所的协调下,4月16日之前,小吕和美容院方面进行过两次会面协商,地点均在贵夫人美容院。

第一次协商,是美容院院长出面,这次协商在“宋女士自愿消费,美容院没有退款先例”的说法中不欢而散。
第二次协商,是美容院一名曲姓经理出面,其表示愿意协商处理,但因为自己不负责具体业务,需要内部核实后再做答复。小吕表示,当时美容师也在店中,想核实非常方便,在她看来这是店方的搪塞之词。
采访中小吕告诉记者,维权的过程中,不但每一次沟通都感觉身心俱疲,对方的很多说辞让自己和家人感觉智商受到侮辱。
记者探访:贵夫人美容院已换新院长
采访中,小吕表示,31.1万元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不是个小数目,而这些钱中除了8万元是婆婆的积蓄,其他的都是信用卡消费。在她看来,如果没有外界引导和干扰,一个工薪阶层的中老年人,绝无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花30余万元在美容上。她表示,此事不但对婆婆的身心已经造成了很大的打击,欠信用卡的钱对婆婆晚年的生活质量势必会造成影响。
4月17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友好路211号大厦四楼的贵夫人美容院,一名院长接待记者。她表示自己刚来三天,对于此前的事儿一概不知,而对于此前的院长和美容师她表示“不在这了”,所谓“不在”是指离职还是休息,她表示“不清楚”。
对于店里的消费水平,她表示“一千两千的吧”。
对话贵夫人美容院经理:“没有她们这么办事儿的”
在市场监督管理所的协调下,双方约定4月17日下午再次进行协商,这次地点在昆明街市场监督管理所。当天下午,在市场监督管理所,记者见到了贵夫人美容院曲姓经理,并出现了以下对话:
记者:这套产品(荷蒂雅套装)在店里售价多少钱?
曲:这个我不清楚。
记者:谁能清楚?
曲:院长休息了。
记者:店里有没有消费记录可供查询?
曲:我平常日子主要负责对外,店里的具体业务我不了解。
记者:这么多消费,咋没开一张发票呢?
曲:(低头未给予回应)。
记者:这已经是你代表美容院第二次与消费者一方进行沟通了,这次来是否已有解决方案了?
曲:上次见面,我已经答应会处理,结果她们前脚离开,后脚就有职能部门来检查,我觉得没有这么办事儿的,也导致我没有时间调查形成解决方案。
最新进展:市场监督管理所已对美容产品立案调查
当天的调解持续到下午近5点,最终在工作人员的协调下决定,美容院一方回去查询相关消费明细和记录,这些记录必须有消费者的签字,查明后19日下午3点,双方再在市场监督管理所见面,协商具体退款内容和金额。另外,当天,针对美容院出售给宋女士的美容产品是否有问题,昆明街市场监督管理所已立案调查。
采访中,工作人员表示针对此类投诉,根据市场监督管理所的工作职能主要分两方面,一是针对产品问题进行调查,如果涉事产品属于三无产品或假冒伪劣产品,会对商家进行相应的处罚。而对于消费纠纷,则实行调解职能。
在哪才能找到真正安心放心的美容产品?
在这里我们推荐俄罗斯专业美容展:俄罗斯专业美容展IntercharmPro是俄罗斯美容行业技术交流的重要平台。展馆面积达5万平方米,展商来自29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采购商、进出口商大部分来自俄罗斯、独联体国家、波罗地海地国家、中欧、东欧等国,具有广阔的市场空间。该展自自2010年开始举办欧洲国际美甲、美发沙龙大赛已有8届,吸引了欧洲众多采购商前来参与,例如挪威的Keune haircosmetics,芬兰的cutrin及法国的欧莱雅等著名公司都齐聚展会。
0592-5167856

官方公众号

新浪微博二维码

留言咨询

LEAVE A MESSAGE

马上提交